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聚焦 > 拓福漆艺复兴:定位与构想

拓福漆艺复兴:定位与构想

更新时间:2017-10-19
       2017年1月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“意见”)。显然,在国家层面上,“中华传统文化”的传承已被作为一种“发展工程”来定位与实施。在新形势下,《意见》提出了三个“迫切”,即“迫切需要深化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重要性的认识,进一步增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;迫切需要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价值内涵,进一步激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生机与活力;迫切需要加强政策支持,着力构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体系。”基于《意见》的三个“迫切”,拓福漆艺复兴构想已然出场。

第二届亚洲漆艺展典藏作品
第一,拓福:做文艺复兴的启蒙者
       日本民艺理论家柳宗悦先生曰:“器物之美出现了问题,是因为社会出现了问题。”当代中国漆艺的衰微,从根本上说,是社会大工业生产出了问题。
       漆艺传统丢失已经成为当代漆艺发展的核心问题。我们多年来的漆艺发展在造型上、装饰上也很少能学到古人最好的东西,也没有创造出与时代合拍的漆器。当我们凝视古代大漆作品的时候,那里蕴含着万劫不毁的大美,似乎能够看到贯穿于未来漆工艺发展的法则——回归实用的手工艺。然而,当代中国漆艺的发展现状不禁使我们有些“寒酸”的感觉,能称得上是正宗的漆工艺,抑或拿得出手的漆艺是很少见的。面对资本市场,中国漆艺的商业动机性装饰是横行于市的。市场上琳琅满目的漆器几乎都带有工艺装饰的意味,其装饰的基本动机不是为了工艺的实用,而是增加资本的份额而已。漆艺市场的直接动机就是为商业资本市场服务,也没有考虑国内民众的生活需要。如此的漆艺髹饰也就失去了工艺的本质,失去了漆工艺装饰之目的。
       拓福集团正在孕育把漆艺作为文艺复兴的先行者与启蒙者。目前,已经成立拓福漆艺研究院,聘请国内外漆艺文化研究专家介入漆艺文化复兴之中,首批专家已经到岗到位,并积极开展“亚洲漆艺文化研究”。拓福漆艺研究院下设漆文化史论专业、漆材料工艺专业、漆产品(家具、茶具、餐具、文具等)研发专业、漆画专业、漆品牌营销专业、漆空间体验专业,并相应设置六个专业委员会,即漆艺文教委员会、漆艺材料工艺委员会、漆艺产品委员会、漆画委员会、漆品牌营销委员会、漆空间委员会。
       漆艺的再造中国化与世界化,是拓福漆艺复兴的重要命题。只有再造中国化的漆艺,才能与世界漆艺对话;也只有在再造中实现漆艺的宏大转身与美学建构。我们期待,在现代生活美学的呼唤声里,民族文化艺术复兴的时代即将到来。
第二,拓福:做工艺美术运动的发起者
      19世纪末20世纪初,在英国发生的一场手工业复兴的“工艺美术运动”。约翰·拉斯金(John Ruskin,1819~1900年)等一大批英国工艺美术运动先驱的出现,是他们对当时英国资本主义社会里工艺设计衰变反思所诞生的。以后的“新艺术运动”“装饰主义运动”“包豪斯运动”“现代主义”“国际主义”“后现代主义”等设计思潮无不证明,当一个时代的工艺设计走向极端的时刻,个人主义就诞生了。由此看来,当代漆艺的“美术化”倾向,尤其是“个人漆艺”的多量,也只能说明一点:当代漆艺正在走向衰变。
       拓福认为,当代艺术家应该关心手工艺,漆艺应该应为大众服务,为人民的生活服务。漆艺复兴,理论先行。英国文艺理论家和社会批评家约翰·拉斯金的《建筑的七盏明灯》《艺术的政治经济》《威尼斯的石头》等著作里的工艺理论直接成为“工艺美术运动”的理论基石。因此,拓福集团正在计划出版“拓福漆说”系列丛书,包括《海上漆之路》(2017年11月出版)、《大漆王朝:汉代漆艺文化研究》(2018年1月出版)《中国古代漆艺史料辑注》(2018年12月出版),另外还将陆续出版《漆,一个嫁给生活的新娘》《漆,一滴泪水的故事》《漆,一个美学的样本》《漆,一位忠诚的使者》《漆,一种手艺的形状》《漆,文学的叙述与记忆》《漆,大唐人的诗行》等通俗漆文化读本。
第三,拓福:做文化产业的示范者   
      
拓福相信:漆文化产业复兴能成为中国文化产业的“实验地”或“示范者”。那么,如何使漆艺成为文化产业的示范者,拓福正在计划建设“漆艺小镇”。福建拓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投资的亚洲第一个“漆艺文创园”, 2014年开工建设,建筑面积11万平方米,将于2018年年底开业,开业后将汇聚亚洲各国漆艺术家,漆工艺家、漆设计师、漆文化学者等相关人员,研发、展览、销售漆家具、漆茶具、漆餐具、漆文具等,将成为中国漆文化产业发展的分水岭,并将推动福州市成为“亚洲漆艺中心”。
       为此,我们提出“漆艺生态”的概念,正是基于当代生态的立场,即基于社会的生产、消费与文化的整体立场。因为,漆艺的生产,目的是为了民众消费;消费漆艺,实际上也是在消费文化。所以说,漆艺生产、漆艺消费与漆艺文化是我们当代漆艺界所关注的核心命题,它们是一组联动的整体生态链。拓福将在漆艺产品研发上分三阶段实施,第一阶段,实用性漆器开发。漆器的实用、适用于使用是产品开发的本质要求,即以功能性需求的漆家具、漆餐具等生活用品等进行产品研发;第二阶段,欣赏性漆艺开发。欣赏性漆艺是指漆产品地美学属性传承面的产品研发,即以休闲、雅玩需求的漆茶具、漆文具进行产品研发;第三阶段,体验性漆空间开发。体验性漆空间是一种以生活空间或旅游空间开发的生态空间,即以体验式漆空间为主题进行产品组合研发。
       不可否认,对于主张民艺思想的学者,是反对“漆艺生产”这一提法的,因为“漆艺”一旦与“生产”关联,很有可能流失了漆艺的手工身份。手工业与机械大生产也是现代工业革命以来,设计界一直争论的焦点。“手工艺”面对现代工艺如何言说,如何转译,如何生存?这实际上是漆艺的价值问题。我们所关注的“漆艺生产”,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“手工生产”,它必须参与到当代设计领域抑或现代大生产领域中。因为,当代的我们是无法回避大工业生产时代发展的这一大背景事实:早期的手工业漆器时代,已经度过工业化时代的漆器生产,进入到今天的信息时代的漆艺生产。因此,无论是漆艺的物质形态、生产方式,还是产品形态都发生了重大变革。譬如,在物质形态上,早期的漆器手工业作为造物活动,已经发展到今天的漆器与漆画、漆立体等非物质形态的并存的设计时代;在生产方式上,早期的手工造物,已经发展到今天的机械生产与智能加工共存的设计阶段。因此,漆艺生产的传统回归,不是简单地归回到原始的生产方式、原始的产品形态与物质形态上;漆艺生产的“民艺思潮”导向,也不是让漆艺生产回到民间、回到手工作坊。今天的漆空间已经发生根本变化。实际上,我们用“漆艺生产”的概念,并非拒绝“手工业”思想,而是强调传统漆艺要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的需要。譬如,漆艺生产首先要解决漆树资源的问题,大量种植漆树本身就是当代环境保护的一项举措;使用生物漆,减少化学能源的消耗,本身就是当代生态设计的立场;我们大量使用漆艺产品,营造漆空间,减少现代化学材料装饰对生命的屠杀,本身就是找到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出路。所以说漆艺生产是一个绿色生产行为,它与当下的生态设计思潮是不谋而合的;把漆艺提到“当代生产”的立场与高度,漆艺才是多量的漆艺,多量的漆艺才是普及的漆艺。
       拓福相信,也大胆设想:未来的世界空间一定是漆艺消费的诗学空间。只有真正走进民众消费的漆艺,才是正宗的漆艺。不可否认,当代漆艺的研究必须要转向漆艺文化整体生态研究,即研究漆艺生产与消费的生态、造物与空间的生态、诗学与美学的生态以及大漆的能源与环境生态。没有漆艺的整体生态研究,漆艺就不会健康地行走;没有漆艺的理论研究,漆艺也不会健康的存在。
       拓福认为,在探寻新材料、新能源、新科学、新技术的当代与未来,我们只有让大漆走进“大生产”、“大消费”与“大文化”,这样才能不辜负“大漆”的称谓。也只有“大生产”才是多量的漆艺、民众的漆艺,否则就是精英的漆艺;只有“大消费”才是普及的漆艺,否则只能是架上的漆艺与私人的漆艺;只有“大文化”才是富有诗意的漆艺与非物质文化的漆艺,否则只是纯物质性的漆艺。 
       简言之,拓福愿意并决心做文艺复兴的启蒙者,做工艺美术运动的发起者,做文化产业的示范者。我们将立足大漆之本,以生态生产、生态消费、生态文化的“大漆艺生态观”为理念,关注生活的大漆,做民用的大漆。拓福坚信,中国漆艺一定能够获得重生与复兴,并大放漆彩,照亮人类的生活。
林云
拓福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
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八日
版权所有©拓福集团有限公司  友情链接  您是第475857位访客